【紫牛头条】盲人做梦是什么样子?正准备研究生毕业答辩的小伙5年来这样回答
2022-05-10 20:24:02

5年前,视障小伙张炜军在知乎回答了“盲人做梦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很多网友一直到今天还在点赞。他已经大学毕业,两年前经过艰苦努力,通过了全国硕士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考取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英语笔译专业的研究生。现在他正准备毕业论文,下个星期参加毕业答辩,同时在北京的一个公益基金会实习。工作暂时还没有确定,他感到有些焦虑,他认为自己并不是视障群体的标杆式人物,“客观上说,到目前为止没法证明我走的这条路是对的,”道路很难,但他决心走下去。

不想走按摩师傅这条道路

下周就要参加研究生答辩,毕业论文仍然需要修改,工作单位还没有落实,个人生活又遇到一些问题,张炜军感觉有些“压力山大”。

他每天只能睡3个多小时,白天还要去实习,其实困得不行,但不敢也不想睡,害怕会梦到一些不想梦到的东西。

他的梦和普通人一样,可能会见到现实中见不到的人,听到现实中听不到的声音,只是在梦里看不到什么东西,除了有时出现一些幻光,因为他是一位盲人。

张炜军摸着盲文学习

通过读屏软件等无障碍技术的帮助,张炜军也可以使用手机和电脑,回复微信消息速度很快。5年前,他在知乎上回答了“盲人做梦是什么样子”的问题,到现在依然有网友点赞,这让他感到意外,“以前能看见一点光感的时候,做梦也能出现一些这样的情境。现在我虽然没有光感,但是眼前会有红色、黄色之类的幻光,做梦的时候也可能看到很刺眼的幻光,但不会有真正的视觉体验。”

张炜军出生于1996年1月,两岁的时候确诊患有青光眼,之后曾经做过两次手术,然而都失败了,眼睛只剩一点光感,“大概能看到东西的轮廓,分清大致颜色和白天夜晚”。

18岁那年,张炜军发了一次烧,此后那一点光感也彻底消失。

从一开始上学,张炜军读的就是盲校。

中小学盲校开设的科目和普通学校是差不多的,但是难度会小很多,因为在这种特殊学校,一个班顶多十来个人,竞争没有那么激烈,而且失去视力会影响接受知识的效率,在有限的课时之内能够学到的知识相对少一些。

张炜军的成绩在中小学阶段一直是全班第一,“但是我觉得这个第一没什么价值,因为没有什么竞争,一个班只有十来个人。高中的时候,老师会有意识地让我们竞争,但是我从来都不是很关心,反正就这么几个人,而且到最后读的还是同一个大学,有什么好竞争的。”

视障者的教育渠道相对比较单一,专业很有限,最终往往是学习音乐或者推拿,而推拿专业占大多数。很多视障孩子基于现实,不管主动还是被动,都接受了这样的现实,毕业后当个按摩师傅。

但是,张炜军不想走这条道路。“我从小就不愿意接受,但是我小时候没有主动去拒绝,以前只是以一种逃避的态度去对待这个问题,总想着以后再说,有的是时间。”

初升高的时候,张炜军第一次尝试做出突破,特意离开老家武汉,到青岛盲校读高中。“当时武汉盲校开始招高中了,但是我觉得盲人的生活圈子本来就比较小,而且我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三都在武汉盲校读书,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同一个圈子,甚至每天跟同学说的话都一样,接触的信息也一样,除了学习课本上的知识,其他方面几乎没有任何增长。非常希望开拓自己的眼界,长长见识,觉得趁年轻就应该多出去闯,所以在初三的时间有意识地逼着自己去青岛读书。”

从武汉到青岛,第一次跳出自己的舒适圈,张炜军收获良多,但他认为只是一个小突破,“这只是我迈出的第一步,到青岛仍然是读盲校,走的还是视障者的传统既定道路,其实是从一个舒适圈跳入另一个舒适圈。但是,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有意识地主动选择,所以有很大的象征意义。”

决心报考英语笔译专业研究生

2013年4月,张炜军参加了为视障人士举办的特殊高考,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针灸推拿专业。

长春大学是视障者能选择的最好的大学之一,但他对自己的专业没有一点兴趣,第一学期就挂了科,补考之后浑浑噩噩升入大二。

这一年,张炜军接到家里的电话,问他要不要休学回家重读一年,和正常考生一起参加普通高考。原来在2014年6月,46岁的河南按摩店店主李金生成为第一位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的视障考生。

张炜军在包饺子

他没有胆量退学,和普通学生一起竞争。“我稍微考虑了一下,觉得不现实。但凡读过大学的人应该都知道,高考的时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掌握知识的巅峰时期,进入大学之后,高中很多知识就扔得差不多了,想再捡回来很难,所以我就放弃了。”

2018年6月,张炜军大学毕业。他到北京一家按摩医院实习了一段时间,最终拒绝认命,到一家黑暗餐厅工作。“就是在一个黑暗的环境中带领普通人体验视障者的生活,带着他们在里面做小游戏,搞团建或者心理方面的培训。”

这个工作不太顺利,他干了10个月,还是想再做一次改变,就辞职回家了。在家里休整了两个月,2019年6月,张炜军决定报考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英语笔译专业研究生。

选择这个专业也是出于多种原因。“其实我高中的时候最好科目是数理化,但是上了大学以后,数理化知识都扔了,很难捡起来。”

但他的英语没有问题,距离开考还有半年时间,他觉得把翻译专业的书看一下,准备一下单词语法,还是有希望的,“所以我就选了英语笔译这个专业。”

为了争取考试,经历了一场“战役”

张炜军是湖北省第一位参加普通研究生考试的视障考生,为了争取研究生考试机会,他做出了艰苦的努力。

2019年9月24日,他先拨打了北二外招生办的电话。招生办老师了解到他的情况后,感到非常惊讶,说以前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需要请示领导,让他等候通知。

随后他又拨打有关考试部门的电话,工作人员表示,湖北省之前有盲人参加普通高考的先例,考研问题应该也不大,也让他等候通知。

张炜军有些忐忑,第二天又给北二外校长信箱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简单描述了自己的个人情况,希望校方能够提供盲文试卷。

9月29日,两方同时打来电话,但是结果不尽相同。

北二外表示,会尽力为张炜军提供专业课考试的盲文试卷。后来,计金标校长还在12月3日的“国际残疾人日”给张炜军回信,表示学校会尽最大努力保证他顺利考试,并勉励他好好复习、积极备考。

有关考试部门却表示,提供政治科目的盲文试卷困难。张炜军寝食难安,甚至陷入失眠和抑郁,不得不服用抗抑郁和助眠的药物,无法静下心来复习。

他通过多种渠道反映自己的困境,有关部门积极介入。11月底,张炜军得到通知,将会拿到盲文试卷。

张炜军终于放下心来,重新开始已经中断将近两个月的复习。

复习备考也困难重重。“首先是资料不好找,因为纸质版书我买了没法看,只能把纸质版的书拆成一页一页扫描,再进行文字识别,做成电子版,通过语音朗读来听。但是考试用的是盲文试卷,和听觉是两种不同的记忆方式,所以在效率上是有折扣的。”

克服了重重困难,张炜军在12月21日进入考场,如愿拿到盲文试卷。研究生考试分数出来,张炜军考了376分,正好达到北二外的分数线。接下来的复试很顺利,2020年9月正式成为北二外硕士研究生。

在此之前,他没有听说有全盲考生通过普通研究生考试成为英语翻译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在北二外读书期间,他还通过了全国翻译专业资格考试(CATTI)。张炜军是首位参加这项考试的盲人考生,从报名到考试,同样费了几个月的周折,不过各个部门都很支持视障考生参加无障碍化考试,只是就很多细节问题进行沟通。

张炜军拿到了翻译资格证

2021年6月20日,他参加二级笔译考试,9月份拿到翻译资格证书。他在前后沟通的过程中了解到,他极有可能也是第一个参加CATTI二级笔译考试并拿到证书的全盲考生。

“目前没法证明我走的这条路是对的”

张炜军是一位活跃的知乎答主,不少视障者也在向他咨询参加普通招生考试的问题,但他觉得自己算不上视障群体的榜样。

现在他一边忙着毕业论文,一边在一个公益基金会实习,工作还没有最终确定。毕业答辩计划于5月中旬举行,外审意见已经收到,但他感觉状态不太好,心理上有点焦虑。

虽然为视障群体开了先例,但他觉得没能再接再厉。“目前工作暂时没有确定,所以还算不上一个特别好的表率,因为读完书找不着工作,其实意义还不是特别大。”

他甚至对自己选择的道路产生了一点怀疑。“客观上说,到目前为止没法证明我走的这条路是对的。说实话,我现在都怀疑这个选择到底是不是对的,因为我的大学同学如果干按摩,现在基本上都有工作,有的都已经开店了,买房、结婚、生孩子的都有,但是我目前没有取得什么实际的成就。”

他感觉很孤独,“我像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但是我觉得承担不起这样一个重任。”

但他决心继续走下去,希望通过努力,让之后的人不用那么拼。“我只希望若干年后,当我们年华老去,变成话痨的大爷大妈,一遍又一遍地给后来的小朋友重复讲述自己年轻时候那些曲折的经历时,小朋友们的反应可以是惊讶,惊讶于当年居然这么落后,可以是好奇,好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甚至可能是不耐烦,不耐烦听到这些老古董总是唠叨一些跟自己没关系的事情,但万万不要让他们感同身受,同病相怜,听到动情处与我们抱头痛哭。”

紫牛新闻记者|宋世锋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素材来源: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